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 M

morning artist

 
 
 

日志

 
 

里克尔梅走了.古典主义死了  

2009-10-10 09:49:05|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国米并不是阿根廷,里克尔梅才是,纵然国米有六名阿根廷球员,但潜艇只要有里克尔梅,就够了,佩克尔曼说:“里克尔梅怎么踢,阿根廷就怎么踢”,阿根廷要跻身世界强队之列,需要坎比亚索,需要萨内蒂,需要克鲁斯,而阿根廷要战胜世界强队,需要里克尔梅。 ­

­

  其次,如果阿根廷算是恋人的话,那里克尔梅,已经成为我的信仰。“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即使把板凳坐穿,也不肯像坎比亚索那样去尝试服从教练暴殄天物的安排,即使被扫地出门无人接收,也仍然要求成为核心才肯来到潜艇,当全欧洲对你说“你不行”时,给全欧洲一个藐视的表情,站在巴塞罗那冷冷清清无人喝采的球场之上,沉默而隐忍地坚持着自己对足球的理解,不肯盲从于所谓的“先进”,独自一人承受着全世界对你“不合时宜”的批评与嘲笑,在博卡,当你人生的画卷一展开就是如此美伦美奂的浪漫主义巨作时,没有人会想到,下一卷等着你的,竟是一幅《夜巡》,这两幅画面拼接在一起,太先锋了,太后现代了,再下一卷又会是什么?当所有人都等着你要么改变,要么回阿根廷时,你吐一口唾沫,耸一耸肩,用自己的双脚,用属于你的阿根廷风格,去回应范加尔、巴塞的技术顾问与西班牙的媒体,当全世界都承认欧洲的联赛是水平最高的联赛,只有经过欧洲联赛的考验才能成为顶级球星时,你却固执地说“欧洲的球员不一定踢得了南美的联赛”,当来到欧洲的非洲人,美洲人、亚洲人,都在努力使自己适应欧洲的球队时,你却毫不妥协地要求球队去适应你。如今名不见经传的潜艇在你的带领下创造着历史,也许它还能走得更远,追随当年那不勒斯的脚步,走上世界之巅。如今皇马、国米、曼联,所有有意向靠里克尔梅复兴霸业的豪强都已明白,要想得到里克尔梅,仅仅谈转会费,谈薪水是不够的,必须加上一句承诺:你会成为球队的核心,整支球队将按你的方式来踢。这就是正在与潜艇谈判的曼联所作出的保证,我想不出来还有哪名球员享受过这种礼遇。看不见里克尔梅的人说,荣誉室里还没有够份量的杯子的里克尔梅,如何能称为一流?足球是一场胜负游戏,必然以成败论英雄,但任何对足球有所了解的人也都应该知道,一个球队的成功不可能只靠一名球员,哪怕他是马拉多纳,一个球队的成功也不可能只靠实力,哪怕它是巴西。足球先生年年有,里克尔梅不常有,足球先生是球星,里克尔梅是传奇,足球的历史,人类的心灵,需要像里克尔梅这样的传奇,哪怕里克尔梅到头来真的两手空空的离开球场,里克尔梅依旧独一无二,只要你了解了里克尔梅,就不能不被感动,不能不被震撼,不能不爱。 ­

­

  外表木讷,看不到一点张狂之气,内心却是如此的骄傲,懒洋洋地在球场上行走,不屑于拼抢,不屑于犯规,你对球队的贡献,对足球的态度,不需要靠貌似积极的奔跑来证明,只需要在属于你的位置,在属于你的时刻,传出你诡魅的传球,让敌人背心发凉,让防线刹那间在你面前土崩瓦解,告诉世人:“我是里克尔梅”,俘虏一批又一批眼睛被点亮的观众的心。在里克尔梅之前,人们说破密集防守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当认识了里克尔梅之后才发现,无论何等严密的防守,有一个人,总能寻找到它的命门,它的破绽,决定胜负的,不再是防守队员会不会犯错,而是前锋能够把握得住几次机会。进攻不再盲目,破门不再随机,里克尔梅一旦策动攻势,全是清清楚楚,精心策划,令人拍案叫绝。有人踢球如拳击,里克尔梅踢球如狙击,如果足球可以称为艺术,里克尔梅就是那个掌握了艺术真谛的人,如果足球不应该被称为艺术,里克尔梅就是把它变成艺术的人,不要说马拉多纳,被覆盖在另一个人的阴影之下,相信对于骄傲的里克尔梅,并不会看成是一种赞誉。 ­

­

  你生来就是国王,虽然长得像个农民,外表谦卑,内心孤傲,这是一个何等奇特的矛盾体。你不需要别人来告诉你你有多么伟大,只需要有人把球交到你脚下。有人说里克尔梅太朴实,太沉默,缺少血性,缺少霸气,非领军之材。真正的王者不是像坎通纳那样把衣领竖起,像阿德里亚诺那样一逞豪勇,像基恩那样争一时之意气,而是像里克尔梅那样,拥有升华一支球队的才华与一颗冠军的心,拥有被扔进炼狱也永不磨灭的内敛的骄傲,欢呼也好,谩骂也好,在不绝于耳的喧嚣中,自始至终冷冷地注视着这个世界,等待着,寻找着,创造着,然后抬起摊开的手掌,作着鼹鼠的飞翔。 ­

     庄子说,由技可以入道,百步穿杨是技,站在悬崖边上依然能百步穿杨便是道。骄傲不是狂妄,而是彻悟,把全世界加在一起,并不比“我”更大,全世界里的每一个人,都比“我”小亿万倍,没有什么能战胜时间,骄傲也不能,但骄傲可以让你与这个你一生中最大的敌人平起平坐。骄傲的人是幸运的,不需要等到最后关头,才明白坚持的意义,在自己的心中,早早地建起了上通苍穹的神殿,让你到达其他人即使多活一百年也无法到达的地方。 ­

­

  骄傲是一种理想,所以你坦然,骄傲是一种忍耐,所以你谦卑。 ­

­

  你说,拿到世界杯就退役,你说,退役后和艾马尔一起去往某个不知名的业余球队,在那可爱的绿草地上,静静地享受没有被金钱与浮名埋葬的足球的快乐。然而不知是命运与你开这样的玩笑还是与我这样的玩笑,前段时间竟然传言你的腰伤如果今年不动手术,将无法治愈,而动手术就将肯定缺席世界杯。如果这是真的,我知道这对你并不是什么艰难的抉择,我知道你肯定会去,肯定,我只是无法承受这种残酷,如果这也算是一种代价,为什么要付出这种代价的偏偏是你?一方面为你的付出而心酸,一方面还要为不能让人们在世界杯的赛场上看到百分之百的里克尔梅而心痛,这对我都是一种煎熬的双重折磨,也是你将走过的必经之路?你回来了,在世界杯前两线作战,但愿那只是谣传,我低下头颅,握紧双手,面对冷酷无情,喜怒无常的冥冥之神,在静默中诚惶诚恐地祈祷:但愿那只是谣传。 ­

­

  六年前,最好的里克尔梅被挡在了国家队的门外,六年过去了,恶毒的诅咒仍然不肯放过你吗?你还会有下一个四年吗?从1997到2010,13年的时光足以让一个球员老去,也足以让一个球迷老去,如果世界杯对于你,成为永久的遗憾,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热情去看下一届世界杯,去看下一届阿根廷。 ­

­

  如今,你与你的梦想,只隔着几步路的距离,这最重要的几步,老天会让你走过去吗? ­

­

  今年你31,我27,我们都将老去。比失败更可怕的,是平庸,比平庸更可怕的,是衰老,比衰老更可怕的,是死亡。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改变自己,从容面对不可逆转必将来到的沧桑,舒展开你浓浓的双眉,轻轻地转身,高贵地谢幕,流星划过夜空,带来的是瞬间的美丽,而不是长久的悲伤。球场上的里克尔梅,会老,会死,从那令人惊叹的起起落落中抽身而出,而你的一身骄傲,将陪着我到老,到死——如果我能活那么长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